疑案关注丨张庭源律师 : 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事件

摘要: 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事件

09-06 18:33 首页 大案

今日大案:

【头条】疑案关注丨张庭源律师 : 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事件

【二条】聚焦丨金仲兵:成立小区业委会,难在哪里?


作者:张庭源

来源:作者赐稿 2017年9月5日

原标题:看守所舍房的报警铃声数次响起之后——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事件


编者按 : 据了解,重庆知名律师张庭源疑因代理了一起成都的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案,9月4日下午两点被以"嫖娼"之名口头传唤到两江新区天宫殿派出所。进入审讯室后,张律师人身自由受限,不准通信,至9月4日下午5点做完笔录,无人再理睬张律师。张律师当晚被关在铁笼囚禁,凌晨时许身体极度不适,报120诊断后才给服了家人早已送来的药。至9月5日中午,张律师米粒未进,多次要求,均不予理睬。一直到9月5日下午1时许,派出所称张律师并无违法行为,可以走人。张律师要求派出所出个东西,为什么抓人,不能不明不白的抓,不明不白的放,但派出所不出,张律师遂拒绝出来。随后,派出所让家属做工作,也让律协做工作。两时许张律师离开派出所拟依法展开维权。据称,目前重庆律协已介入此事。


一、事件起因


吴太勇从2016年开始,在成都市锦江区钢管厂的“结子串串”内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具体在店内负责打杂与为店内员工做些家常菜充作员工餐。


“结子串串”是川渝一带常见的串串香店面,底料是自己购买的新鲜材料炒制的,为了增加食品口感,遵照川渝一带习惯做法,会将食客使用后的锅底表层浮油适当取一部分,进行沉淀高温熬制后,再取是少量加入新制锅底中提味,即所谓的“老油”锅底。开业七八年来,结子串串香的味道得到了广大食客的认可与喜爱,从未接到过任何食客的投诉,也没有出过任何食品卫生健康问题。


2017年6月1日晚10点许,食药监局与公安局到“结子串串”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查封了店面,并将店内连同吴太勇在内的十多个员工带至锦江区莲新派出所,经过羁押讯问后又于2017年6月2日晚10点许将吴太勇等人移送至成都市看守所。

二、身陷囹圄,含恨殒命


吴太勇平素身体健康,无重大疾病史,在2017年6月2日送看守所前,也经过五项相关体检,体检结果显示吴太勇各项指标均正常。7月11日,吴太勇的身体健康开始明显出现恶化,从看守所提供的监控中可以看出,此时吴太勇已经出现了行走趔趄的症状,长期一个人瘫坐在监舍角落,到12日白天,吴太勇已经难以动弹,同监舍人员曾经多次代为报警求医,而看守所医生只是到监舍门口,把诊疗设备(体温枪与简易血压仪)递给同监舍的人员监测吴太勇的体温血压,随后按照一般上呼吸道感染开具了药物,没有进入监舍跟吴太勇直接接触、对话、诊疗。到12日晚上,监控视频明显可见吴太勇侧卧难眠、呼吸急促,当晚同监舍人员又报警求医多次,没有任何看守所医务人员前来就诊,也没有看见当值的看守进入监舍查看情况。13日,吴太勇陷入休克状态,被送离监舍外出就医,同日晚10时许,吴太勇因为脓毒血症、重症肺炎抢救无效离世。


吴太勇当日入院就下达病危通知,到入院当天医生就进行了“小抢救”五次,“大抢救”两次。无不昭示病人已病入膏肓。病情已发展到重症肺炎、脓毒血症引起多种并发症才送医院救治。医院已没有回天之力,虽实施抢救。仍当天送院,当天病亡。就连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参与抢救的胡辉荣医师也说:“送的太晚了”。按常理感染性疾病都有一个发生、发展、归结的病理衍变过程。从该病人的临床表现、阳性体征明显;胸部CT、血气分析,心肾功能、电解质等多项检验指标严重异常,绝不可能一、二天就发展到如此严重。如果看守所相关人员能勤观察、早发现、早治疗、早送医院,是不可能造成无法挽救的严重后果的。

三、生者维权难,逝者难安息


吴太勇家属在7月13日上午接到吴太勇的病情严重通知,在针对吴太勇的整个抢救过程中,家属只在13日上午在医院急救室见到了还戴着手铐的吴太勇,此时的吴太勇已经深度昏迷,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而现场警察不但阻止家属继续陪护在旁,还对深度昏迷中的吴太勇偶发的无意识抽搐、抖动等动作大加呵斥。在被警察要求离开急救室后,当日下午3点许吴太勇被转入ICU病房,家属多次询问当班医生,被告知吴太勇存活几率从20%下降到10%,最后又降为0%,在此期间家属心急如焚,却依旧被禁止进入ICU,而在场武警警察却可以自由进入ICU,直到晚上10点许,在没有家属陪伴其走完生命中最后一段旅程的情况下,吴太勇被宣布死亡。


吴太勇过世后,其家属开始了艰难的探寻真相、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路程,期间去过四川省公安厅去过两次、成都市公安局四次、锦江区公安分局,成都市人民政府一次、四川省检察院两次、成都市检察院两次、人大去过一次,得到的只是相互推诿而无任何实质的回复。直到8月10日,市公安才通知家属到看守所听取处理结果,成都市看守所驻监检察室的工作人员口头告之吴太勇家属看守所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违反相应制度,如果对此结果有异议可以向成都市检察院提出,但是对于此处理结果,拒绝向家属出具任何书面材料,我们认为成都市看守所驻所监察室这一行为严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我们会要求国家相关部门对这一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行为进行处分。

吴太勇的死亡与看守所的民警玩忽职守和看守所的驻所医生不当医疗处置有直接的关系,现在的肺炎不是绝症,能发展成重症肺炎,双肺大量积水,各器官衰竭,最后恶化到不可挽回生命的脓毒血症,无不昭示是这病情的发展逐渐的,如果能够及时发现吴太勇本身症状并及时送医,哪怕只提前12小时,吴太勇也可能不会面临死亡的结果。在对吴太勇的抢救过程中,当地公安机关显示出了及其不人性的一面,不但禁止家属长期陪护、给吴太勇生的勇气,甚至禁止家属在吴太勇生命中最后的时刻陪护在其身旁。吴太勇过世后,驻监检察室更是表现出与看守所沆瀣一气的态度,口头告之家属看守所没有违规而不出具明确的检察报告,变相剥夺家属知道真相的权利、实质上也剥夺了家属向上级机关复议复核表达异议的权利。我们亲属将穷尽所有手段,为死者讨回公道。


昨日大案:

【头条】重镑 | 刘剑文应邀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讲课  诠释税收法定的意义与路径

【二条】舆论场丨环保部称朝核试未对东北环境和公众造成影响 官媒: 不轻易全面制裁



促进

法治
推动

公益
洞悉

法律
品读

大案
大案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哟~!

主编:李轩

主办: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

投稿合作:mycasegao@163.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近期热文重镑 | 刘剑文应邀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讲课  诠释税收法定的意义与路径


首页 - 大案 的更多文章: